400-7889-427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江苏电掣健身器材有限公司
传真:400-7889-441
联系电话:400-7889-427
400-7889-427
地址:徐州市贾汪区大吴镇工业园
邮箱:78894279@qq.com

新闻资讯

sql2000数据库|蒲松龄《八大王》:写酒人酒事,刺

时间:2020-02-28 03:34 作者:佚名

蒲松龄《八大王》:写酒人酒事,刺世风世俗

《八大王》的基本情节是鳖王报恩,但蒲松龄并没有把主题局限于此,而是用以警示和讽刺酒徒,将报恩的故事赋予讽喻世风世俗的全新意义。


《八大王》的故事大意是说,冯生得到一个额头上有白点的大鳖,因其形状怪异,就把它放生了。 一天,冯生从女婿家归,至恒河之侧,日已就昏,迎面见一醉人,…远远看见冯生,便问,“何人?”冯生随口答道:“过路的。”醉人怒曰:“难道你没有姓名吗,胡诌自己是个过路的?”冯生心急回家赶路,不答理他,径直就走过去了。酒气熏人的醉人越发恼怒,揪着他的衣襟不让他走,冯生不耐烦地问他是什么人,醉人称自己是南都旧令尹。令尹是战国时的国相,现在哪里还有什么称作令尹的官?冯生生气地说:“有你这样的令尹真辱没这个世界!幸亏是旧令尹,假如是新令尹,就要杀尽走路人了!”“辱没这个世界”表达了冯生对醉人的极端厌恶和鄙视之情。…醉人怒甚,势将用武。生大言曰:“我冯某不是挨打的人!”醉汉闻言,变怒为欢,踉跄下拜曰:“是我恩主,唐突勿罪!”醉人对冯生以恩主相称,一方面说明他的身份——冯生放生的那只鳖所幻化,另一方面说明他没有忘记冯生的救命之恩。醉人盛情邀请冯生到家喝酒,并且告诉牛牛手机版下载他:“我是洮水里的八大王,刚才到西山青童那里饮酒,没想到喝醉了,对恩主有所冒犯,实在惭愧。”冯生知道他是鳖精,但观其情辞恳切便不再害怕。八大王准备了丰盛的酒席,并且豪爽地先痛饮几大杯,冯生怕他喝醉误事,就假装自己已经喝醉要回家睡觉,八大王看透了他的心思,就说:“您是怕我发酒疯吗?不必害怕。凡是酒醉之人没有品行,说隔夜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不记得,那都是骗人的,十个有九个是明知故犯的。我虽然不能和您的同类相比,但还不敢对尊长发酒疯。您为什么这么不肯赏脸喝几杯呢?”


八大王的这一段话,把醉酒之徒以醉酒之名干坏事、说坏话的常用伎俩、托词和真实的卑劣心理描绘了出来。在谦卑地恭维恩人的同时,表明自己的酒德在众人之上。


冯生见八大王言辞恳切,便重新入座,郑重地规劝八大王:“既然知道发酒疯不好,为什么不改正呢?”八大王曰:“老夫为令尹时,酗酒比现在还厉害呢。自从触怒了天帝,被贬谪回岛屿,就尽力改掉陋习。现在年老快要进棺材了,仕途潦倒不能腾飞,酗酒的老毛病就又复发了,我自己也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控制不住自己。现在,我一定听从您的指教。”原来八大王在久远的前世曾作过令尹的高官,因为沉湎于喝酒触怒了天帝,不仅丢掉了官职,还被贬回到小岛上成了一只鳖。他在得意时喝酒,把酒当作兴奋剂。他不仅因此丢掉了官职,连人也做不成了,成为小岛上的一只鳖;因为嗜酒而潦倒不能腾飞,失意之时又把酒当作是麻醉药、止痛药,借酒浇愁,但借酒浇愁愁更愁。可见,无论人在得意时还是失意时,酗酒只会让人更疯狂或者更消沉,可谓百害无一利。八大王与冯生之相遇虽是幻想性的情节,但其情节发展和人物的言行举止无不合情合理,让人感觉真实可信。


八大王知恩图报,送鳖宝给冯生,使之遂成巨富。


生一夕独寝,梦八大王轩然入曰:“所赠之物,当见还也。佩之若久,耗人精血,损人寿命。”生诺之,即留宴饮,八大王辞曰:“自聆药石,戒杯中物,已三年矣。”就是说自从听了冯生的教导,八大王戒酒已经三年了。八大王不仅知恩图报,而且从善如流,知错即改,这是世俗的酗酒之徒所不具备的品德。


基于以上情节,作者在篇末借异史氏之口感牛牛游戏叹道:“醒则犹人,而醉则犹鳖,此酒人之大都也。顾鳖虽日习于酒狂乎,而不敢忘恩,不敢无礼于长者,鳖不过人远哉?若夫已氏则醒不如人,而醉不如鳖矣。”直骂尽世俗醉酒之人:清醒时还像人样,醉则犹鳖——就不像人样了;鳖虽然有时也会饮酒使气,但还不敢忘恩,不敢对长者无礼,从这一点来说,鳖不是远远强过人吗?更何况有些人,清醒时也不像人,醉以后也不如鳖。这些愤激之语来自作者对于酒狂之徒的仔细观察和感受,将那种借酒发疯、放肆无礼的酒徒骂了个淋漓酣畅。


八大王不仅有人性,在酒德方面更是胜人一筹。故事写到这里,作者意犹未尽,对于作者熟悉的酒人、酒事、酒态,作者还有话要说,于是有了后面的篇幅颇为可观的“异史氏曰”。


对于世俗之人饮酒的仔细观察、复杂体验与深刻感受,蒲松龄经常会分别将其写成诗词与小说,即一题两做。《酒人赋》本是一篇独立的“抒我情”的诗赋,但文意和“叙他事”的《八大王》又有相通之处,于是蒲松龄便把他的《酒人赋》以“异史氏曰”的方式移注到小说文本中,极大地扩张了小说的意趣空间,使其含蕴更加丰厚。


相比《八大王》的故事,《酒人赋》对喝酒之人的行为举止及精神面貌作了进一步的棋牌牛牛游戏精彩描绘和概括,可谓曲尽酒人、酒事,酒态,集酒文化之大成,堪称酒典。


《酒人赋》的大意是说:酒喝着可口,喝了以后却让人醺醺腾腾。它的名字繁多,功用最大,可以促进亲朋之间的感情,可以引发诗兴,可以解除烦愁,所以,有人把它称作钓诗钩,有人把它当作扫愁帚。


可见酒在人际交往中的重要作用。但在现实生活中,有的酒因人而出名,而有的人却因酒而出丑。


像那孟嘉喝酒,风把帽子吹掉都不知道;刘伶坐在车里喝酒,使人扛着锹跟着,说“死便埋我”;山简喝酒,戴反了帽子;酒有渣滓,陶潜竟取下头巾滤酒;阮籍喝醉,睡在邻家女人的身边,差一点引起误解;张旭酒后把头浸在墨汁里,因此写字如有神助;贺知章醉中骑马,似在风浪中的船上摇来晃去;醉后眼花跌到井里就在井底昏睡。毕卓做尚书还到邻家偷酒,发现后被绑在马槽之上。


这些人的好酒,或者表达了自己旷达不羁的个性,或者寄托了自己怀才不遇的悲愤。如魏晋时的“竹林七贤”与陶渊明等,以其纵酒长啸、放浪形骸的处世方式,表达寒士阶层对于权贵的蔑视与反抗。他们超尘拔俗的人格,用世有为的精神,不为世俗所容的苦闷,外化为以纵酒方式表达的“痴”与“狂”为主要特征的魏晋名士风范。他们以酒名世,使“酒以人传”,蒲松龄对此表斗牛游戏手游达了真诚的认同感与知音感,因为这也正是作者自我精神品格的写照。


文章接下来浓墨重彩地描述“人或以酒丑”的种种情状,嗜酒之徒的卑琐丑态与品行磊落高尚的“竹林七贤”、陶渊明形成鲜明对比,反映世态的庸俗和寒士阶层的堕落,表达刺世劝世的用心。


有的人以毛席自裹其身伸头出饮,饮毕缩回,谓之鳖饮。有些人光着脚披散着头发,戴上枷锁饮酒仿佛囚犯,谓之囚饮。这些人玩世不恭,以酒来消磨生命,虽然没有损害物件,也是缺乏德行。


如果能表现出饮酒的高雅之态,体会到饮酒的深长之味,“总陶然而大醉,亦魂清而梦真”,即使一天一醉,名教也不会怪罪。


有的人喝起酒来,吵吵闹闹粗话连篇;有的忽站忽坐,躁动不安,喧嚣不休,势同争战。劝酒的点滴都要忿起直争,似乎不喝就要拔刀相向;喝酒的伸长脖子紧皱眉头,如同端着一杯毒药;劝酒的发怒时一下子把杯摔碎,把灯全部扑灭,晶莹的葡萄美酒洒满一地而毫不珍惜。饮酒的人把醉后入眠者称为“病叶”,醉而喧闹者称为“狂花”,酒后如病叶狂花般胡作非为,根本就不如不饮。


还有的人酒喝得离咽喉不到一寸,唠唠叨叨还在讥讽主人吝啬;坐在主人家里就是不走,喝又实在喝不下去…有的人喝了酒就像喝了疯药,口气变粗,眼珠暴突,胡须竖起,袒露出两臂,颠动着双足。满脸全是汗垢灰土,衣襟上沾满呕吐出来的食物。张着嘴像疯狗一样汪汪狂叫,发如飞蓬般地像个奴仆。他呼天喊地声嘶力竭,就像李贺在呕吐心肝;他扬手顿足张牙舞爪,如同苏秦正被车裂。即使有舌灿莲花的口才,也不能描绘出他的神态;即使有以灯取影般高超的绘画功力,也无法画出他的形象。父母前去教训反而受辱,妻子柔弱更管不了他。有人因为是他父辈的好友,就无端地被他责骂。如果有人前去婉言相劝,他就会更加醉酒昏昏。这种人叫作“酒凶”,实在是不可救药。


这一段文字可谓写尽了酒人、酒事、酒态,堪称酒典。各色人等、各种境界都写得出神入化,令人耳得成声,目遇成色,体现了蒲松龄善绘世情百态的艺术风格。


对嗜酒之徒 “去巾帻,脱衣服,露丑恶,同禽兽”之类的举止,作者表达出极端的厌恶之情;其荒于酒也,“不知世道之安危,人理之悔吝,室内之有亡,九族之亲疏,存亡之哀乐。虽水火兵刃交于前,弗知也”,对这种醉生梦死、颓废卑俗的精神状态,作者可谓深恶痛绝。因为这与蒲松龄所崇尚的儒家文化和用世有为的精神追求格格不入。


儒家文化提倡俯仰天地的人文情怀,崇尚奋发有为的进取精神。知识分子的最高境界和远大目标就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为人不仅要有经世致用的学问,更要有拯救天下为己任的宽广胸怀和囊括天地、笑傲王侯的雄伟气慨。但蒲松龄所处的封建社会末期,类似建安或盛唐那样意气风发的寒士阶层已不复存在,八股取士的科举制度禁锢了士人的思想与才能,使士人陷于“作茧自缚”的可悲境地,导致士人道德才能的全面衰退,精神人格的日趋鄙俗,体现在酒人、酒事、酒态中的奴仆气和庸人味,这在《酒人赋》中有生动的描述。所以,作者的孤愤并不仅仅体现在对科举不公、贫士失志的愤懑,更是为寒士阶层失去了进取精神而悲哀。《八大王》通过故事中幻想的离奇情节,借助词赋中笔酣墨饱、文气浩荡的铺陈描绘,把纵欲式饮酒的丑态与弊端夸张放大,揭示出世风颓废的本质,表达了深切的刺俗救世之意。